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

新闻


一群中学生的小说写作实验

发布时间:2019-06-15 18:58:47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

       

 

  上周,《儿童文学》《读友》《十月少年文艺》三家杂志社别离接到了一批北京小作家的短篇小说,有19篇之多。这些小说是经过北京作协引荐给编辑部的,它们是作为北京中学生小说写作的实验效果,得到了引荐。而这样的实验,这么多年来在国内仍是头一次。

  大学教授累得中途想抛弃

  实验于今年暑假进行,以北京作家协会小作家分会首届少年作家讲习班方式进行,为期七天。课程体系经过了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、文学创造研究所所长张柠教授的精心构想,每天由讲课、操练、评论三个单元构成。

  一周下来,张柠每天讲一个主题,小说中的人物、言语、细节、情节、结构等逐个讲过。孩子们每天写个四五百字,共完成3000字左右的短篇小说。助教再将孩子们的著作收集、打印出来,分发到每人手中,进行分组传读、评论。到了晚间,评论成果会反馈给张柠,由他阅览著作后再进行点评,为作者接下来的写作定下主题、走向。

  回想这七天,张柠直言不讳地说,“如果再让我去讲,我得琢磨一下,这对身体是个挑战。”每天上课往后,他累得一句话都讲不了,讲到一半的时分,甚至想过抛弃。张柠给国家机关工作人员、中小学校长讲过文学、写作,但他说,头一次给孩子们讲小说课,却是最苦的一次。最苦的是“言语转化”,他每天大脑处于高速运转中,叙事节奏、叙事结构等小说写作专业术语,全部转化为生动的大白话,并且要配合肢体动作。

  张柠说,一上来他就给大家设了一条底线,“对文学没有意义的东西,都要从头脑里清场。”他还订出了约法三章,“不写我们班、我们家,不写自己的阅历,要经过惹是生非来写。不必第一人称,要用第三人称。”他让孩子列出没有任何相关的三件事,再将这三件事变成有相关的故事。刚开始时,从来没触摸过小说写作的孩子们,一会儿就蒙了。

  张柠的几位硕士研究生作为助教参与了实验。贾国梁说,协助中学生学习小说写作,仍是头一次,“说实话,我被《海之音》的作者陈玥彤的写作冷艳到了。”陈玥彤的小说进行到1000字的时分,一度进行不下去,贾国梁发现了其间的亮点,“她写葬礼、写逝世,都是十分严重的主题,并且她的叙事脱胎于散文,又超越于散文,有我国诗话小说的影子。”贾国梁出主意说,弱化情节,把文字感觉、美的感觉呈现出来,“后来按着这个走向,这个孩子越写越好。”

  老师把“中二病”扳过来了

  孩子们都是头一次写小说,这次写作实验注定成为他们一生中难忘的阅历。

  “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心灵特别灵敏,写个东西就觉得无敌了,开始是很听不进大家的意见的。”北京35中高一学生王云洲说,她写的《账本》是说单亲女孩和爸爸的情感问题,小说开头有点偏向散文,成果被老师点评为“小说思路不清晰”,她立马提出了不同主意。但事实是,接下来她的写作真的进行不下去了,老师温顺相待,仔细指点,所以王云洲偷偷把之前写的稿子删掉了,“老师真是把我们的‘中二病’能给扳过来了。”

  101中学高一学生陈玥彤说到自己《海之音》的构思时说,她去过戈壁、沙漠,从未去过大海,所以有了小女孩到海上祭拜爷爷的构思。能够在宿舍写,也能够在课堂上写,陈玥彤喜爱自由的写作状况,常常是边散步边构思。但无奈出师不利,刚开始写的2000字都报废了,“后来是助教帮我找出了主题:对逝世的恐惧、对逝者的怀念。”

  潞河中学高一学生崔皓曾仿照鲁迅的文字感觉写过一篇《我的生出与亡故》,他自我点评道:“我之前总是写诗和散文,诗篇意象的选取很跳动,言语太凝练。”这导致他刚开始的小说创造十分困难,两天过去才写了300字,“就是不像小说,像散文。”几番痛苦挣扎往后,他完成了小说《秋千》,更获得从未有过的认知,“我之前对小说不太伤风,觉得它比诗篇低了一级。但我现在对小说产生了像写诗一样的热心。”他甚至说,除了文学,不知道将来能够做点什么了。

  对这些孩子的著作,张柠老师充满了欣喜,他在结业式上说:“你们每一个人的著作都是共同的,没有重复的,这一点十分令人惊喜。”而贾国梁则信任,这样的写作体验,让他们跳出经历范围,是一个破茧成蝶的过程,他们将因而更多看到自我以外的国际,将来会有更多热心探究国际的“谜语”。

  介入到孩子的文学生长中

  “干了这么多年作协,弄孩子的活动比弄大人的活动有意义得多。”北京作协驻会副主席、秘书长王升山实话实说。

  那七天,王升山天天坐在课堂上,连上厕所都舍不得去,“可好玩了。”他逐个询问孩子们的状况,听大家的评论,对每个孩子的创造如数家珍,惊喜在他的内心不断升起。

  王升山说,做这次实验,是因“东方少年我国梦”新创意作文大赛引起的。大赛进行了五届,王升山目睹孩子们得奖后,又回到繁重的学习使命中,文学被抛在了一边,心里有些着急。更让他心焦的是,这30年来,在北京像史铁生、张承志、刘恒这样的大作家几乎没有呈现,他想改变这样的局势,“作协不能环绕现有的作家,单纯完成服务、桥梁、枢纽的职能,更应该早日介入到孩子们的文学生长中。”他说,文学梦是最容易幻灭的梦,作协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的文学梦做下去。

  这次实验吸取了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经历和教训。在王升山眼里,新概念作文大赛曾推出一批80后作家,但因为书商、出版社的急功近利,他们一上手就写长篇,缺乏短篇、中篇的练习,成果导致大多数80后作家现在都已沉寂。“他们能写好吗?!这是被社会给拉抻了!”他想,作协最应该做的是,在新概念作文大赛经历基础之上,进行更多的完善和规划,让小作家培育变得愈加系统化、久远化。

  五年前,北京作协就借助“东方少年我国梦”新创意作文大赛,从中选拔佼佼者成立了北京作协小作家分会,现在会员已达290名。这些年来,每年暑假、寒假都会办班,请专家授课,并组织孩子们去外地体验生活。

  王升山明年就退休了,他期望培育北京小作家这项事业还会继续下去,他有足够理由信任,这些孩子中将来一定有成大气候的。



 

 

 

上一篇: 采朵教育第二届成果报告会在长沙举行

下一篇: 重庆市渝北实验小学七彩啦啦队获全国冠军

本文链接: http://cfd-school.net/xw/1062.html (转载请保留)

版权所有@郑州中学

备案信息: 豫ICP备05014585号-1

地址:郑州高新区樱花街2号

邮编:450001

校长邮箱:zzmiddleschool@163.com

北京赛车PK拾网

初中部:0371-67980802

高中部:0371-67987180

国际部:0371-67996825